明星资讯
即时娱乐快讯:

当前位置:名人汇 > 娱乐新闻 > 娱乐八卦 > 正文

黄轩的焦虑症背后,是千百万中国孩子的缩影

发布于:2020-03-26 10:18 人围观+去吐槽

导读:在《完美关系》这部戏里,黄轩扮演的卫哲有一个形象的反转。开始时,觉得他特能装,还挺油腻的,大家吐槽的炮火都集中在他身上。佟丽娅扮演的江达琳出现后,一路圣母白莲花操作,各种无脑的闯祸,处处都需要卫哲提醒、保驾,倒显出他又靠谱又有责任感,越看越

在《完美关系》这部戏里,黄轩扮演的卫哲有一个形象的反转。
  开始时,觉得他特能装,还挺油腻的,大家吐槽的炮火都集中在他身上。

佟丽娅扮演的江达琳出现后,一路圣母白莲花操作,各种无脑的闯祸,处处都需要卫哲提醒、保驾,倒显出他又靠谱又有责任感,越看越顺眼。
  大家调转枪口,又去喷江达琳。
  的确,相比江达琳的悬浮人物设定,编剧对卫哲倒是很负责,用种种细节展现了他沉着冷静的性格特质,以及周到细致的工作能力。
  为了产生强烈的戏剧冲突,编剧还给卫哲设定了一个心理焦虑症的背景。在光鲜亮丽的职场形象背后,隐藏着他定期看心理医生的秘密。

卫哲定期看心理医生
  因为害怕亲密关系,他和前女友分了手,并且成为了一个不婚主义者。
  即使这样,他的焦虑症也会在某些情境的诱导下突然发作……
  在第十九集里,卫哲和江达琳在悉尼处理一起公关事务,在工作压力面前卫哲显得镇静自若,但客户太太当着他们的面,暴躁地骂自己的孩子,还把孩子丢出门外时,看着孩子可怜兮兮的样子,他在瞬间像炸药一样爆发了。
  他指着那位客户太太大吼,“闭嘴,你给我闭嘴,你凭什么这么对孩子?我为你感到羞耻,你不配当她妈妈……”情绪完全失去了控制,完全不似平日的自己。

为什么他可以在工作中忍受客户给他的羞辱和压力,却无法忍受父母在他面前辱骂自己的孩子?
  之后编剧借着卫哲的口给出了答案。
  卫哲有一个很不幸的童年,爸爸是个地质考察人员,理工男,偏理性,妈妈则是一个感性的艺术家,很浪漫,全职在家。
  两个人在性格上有很大差异,再加上爸爸的工作性质,夫妻间聚少离多,经常会吵架。
  妈妈希望爸爸多留在家里,而爸爸觉得妈妈在无理取闹,“婚是你要结的,孩子也是你要生的,就该由你来照顾。”
  爸爸不愿意为了家庭牺牲自己的地质科研事业,而妈妈又觉得自己已经为爱情付出太多,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和理解。
  在卫哲的童年中充斥着争吵、怒骂和眼泪,6年那年,父母终于离婚。
  卫哲在讲述自己的原生家庭记忆
  父亲抛弃了他们娘俩,妈妈领着他先后改嫁五次,辗转不同的家庭之中,跟随母亲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。
  所以,这就不难理解他为何会在那一瞬间爆发。
  因为那个可怜兮兮的女孩就是当年的他自己,他对客户太太吼出的那些话,就是埋藏在他心中多年,想要对父母说的话。
  即使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职场精英,但在他内心的一个角落中,他依然是那个无助的孩子。

特殊的原生家庭中造就了他敏感、脆弱、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性格,焦虑症是那段经历的创伤,一个难以愈合的创口。
  01
  童年的不愉快经历真的可以给人造成这么大的创伤吗?
  心理学告诉我们,可以的。
  当我们还是一个婴儿时,我们需要父母的关照才能生存,父母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  如果父母提供的环境是安全温暖的,尤其是母亲可以给予温柔的抚摸,温暖的拥抱、稳定的关注、甜美的笑容,我们便能够获得足够的安全感、价值感和归属感,在内心形成一种美好的感受。
  这种美好的体验会让我们获得长足的勇气,即使未来会有挫折和阻碍,我们依旧相信可以在生活那里得到我们想要的。
  但如果这种早期的体验被破坏,我们被父母忽视、冷落、辱骂,将导致恐惧感、缺失感、不信任感、挫败感的产生,会让我们体验到虚无与孤单,感觉到无助和绝望。
  长大后,这些最早的关于创伤的记忆却被埋藏了下来,深到我们自己看不到。

人的长时记忆分为两个部分,陈述性记忆与非陈述性记忆。
  陈述性记忆是指我们有意识地回忆事情的能力,它主要依靠言语将信息或者经验分类存储起来,然后变成可提取记忆,成为我们过去的一部分回忆,并且可以用语言来陈述。
  非陈述性记忆不需要有意识回忆,是对已学内容的自动提取。比如骑自行车时,不需要记住每个步骤,相关的记忆已经被内化于心,只需要踩上脚踏板就具备这个能力,完全不需要语言来表达。
  我们关于创伤的记忆往往是通过非陈述性记忆的方式存储下来。
  当一件事情对我们的冲击特别大,以至于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时,就像洪水袭来,我们只能快速离开,而无法有机会用语言来表达感受。
  没有语言的记录,我们便失去了通往记忆中这件事的渠道,创伤沉没在我们的心里,成了无意识的一部分。
  我们存储了这部分记忆,直到遇到相似的经历或者场景触发。

生命早期与父母的分离会成为我们未来生命中所有挫折的来源,恐慌和焦虑会长久而缓慢的破坏我们生活的很多秩序,在内心形成巨大的填不满的空洞。
  成年后我们常常意识不到这些问题之间的关联,会用外在的方式来填补内心的空洞,不断更换下一份工作、下一次假期、下一杯酒,甚至下一个伴侣。
  而这种追逐是毫无意义的,就像小猫追逐自己的尾巴,永远看得到,永远追不上。
  比如卫哲只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不婚主义者,却未必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不婚主义者。

巧的是黄轩本人其实也是个队婚姻没有太大期待的人,和卫哲有一定的相似度
  所谓不婚主义只是一个表面的借口,他看起来是不相信婚姻,实际上在更深的层面,他是对自己驾驭婚姻毫无信心,害怕重蹈他父母的覆辙。
  父母的情感模式给了他最糟的生命体验,那些旷日持久的争吵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创伤。这些创伤从未真正过去,只是被遗忘了。
  02
  在电视剧里,当卫哲的焦虑症发病时,是江达琳陪伴在他身边,耐心劝导,使他从躁狂中恢复了平静。
  最后也是江达琳用自己的爱医治了卫哲的伤痛,令他最终对爱情和婚姻重新恢复了信仰。

卫哲被江达琳治愈
  这样的处理当然是戏剧冲突的需要,实际生活中,焦虑症的治愈是更复杂的一件事。
  卫哲是事业上的强者,也是感情上的失败者。对于这样的一个人,爱上一个人可以是治愈的开始,但若是想要长久的和恋人和谐相处却仍然需要学习。
  对大多数人来说,常常会把童年未被满足的需求转嫁到自己的伴侣那里,希望自己的伴侣可以给予自己像父母那样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亲密,这种苛求很容易导致感情最终的失败。
  卫哲在这一点上走得更极端,他已经根本不相信会有这样这样的情感关系存在,他在无数次失望之后,彻底断绝了自己对爱情的等待和渴望,这样就可以不用再经历伤心了。
  父母的婚姻失败时,不仅无法提供给孩子正确处理婚姻问题的榜样,还会让孩子在无意识当中承担父母的一部分痛苦,介入父母的关系。
  在卫哲的回忆中,很明显,他给母亲赋予了一个值得同情的弱者形象,而父亲则是粗鲁的、自私的、令人畏惧的样子。
  即使在他已经成为一个优秀、客观、理性的成年人,他对父母的印象依然如此单薄和刻板,并没有意识到一场婚姻失败,其实双方都负有很大的责任。

比如他母亲多次再婚只为寻求所谓的爱情,冲动轻率地结婚离婚,完全不考虑孩子的感受,造成她命运坎坷的本质是精神的不独立和任性的性格,与他爸爸无关。
  这说明,在他们家父亲、母亲和孩子的三角模式中,母亲将他拉入自己的阵营,与他形成同盟关系,对他倾诉自己的感受,争取他的同情,来对抗父亲。
  在很多不和谐的夫妻关系中,做妈妈的都喜欢这么做,借助孩子的力量来寄托自己的不满,或者起到攻击父亲的作用。
  但这样的做法是极其错误的,当父母的关系是抗衡状态时,会对孩子造成撕裂的痛苦,因为我们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,对某一方的不满会加重对自我的厌恶和内在的不安。
  比如一个做儿子的看到自己的父亲对母亲不好,出于对母亲的同情,儿子会加倍满足母亲的需求,让她得到未能从父亲那里得到的东西。
  这样会影响他以后建立新的情感关系,影响他做出承诺的能力,他们可能会从心理或生理上封闭自己,害怕自己的伴侣像母亲一样对自己索取更多。
  同时,出于本能的“忠诚”,孩子经常重复父母的悲伤,并且再次体验他们的不幸。

黄轩的妈妈经常跟他分享生活中的烦恼,包括情感困扰都会跟他聊,最后黄轩都劝妈妈和爸爸分开,小小年纪就在承受生命之重。而父母的分开也让他对家庭温暖没有了概念,每年过年过节,黄轩的生活状态都很孤单。
  身为儿子的可能也会用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伴侣,这样就不会让自己的父亲一个人成为那个“不好的人”。
  而且当你的父母过得不幸福,你也不会“允许”自己更幸福。一旦你感觉到幸福时,马上觉得内疚或不安。
  卫哲是很多中国孩子的缩影,他们身处在父母不健康的婚姻关系中,父母忽略了他们的感受,只顾忙着吵架、纠缠,生活动荡不安,孩子被迫站队,还要反过来帮助父母解决问题,在父母中选择出好人与坏人。
  一个过于担心父母的孩子,会形成一种长期过度担忧的状态,也许以后会变得很有责任感,凡事追求完美,但这种责任感的背后,是过度的焦虑,一切必须尽在掌握,稍微超出控制就会十分抓狂。
  如果不能解决这些保留在我们无意识中的创伤,它们会像“命运”一般重现于我们的生命中,如卫哲一般有伤的人还会再次体验崩溃。

荣格说过,“只要我们不能意识到,它都会像是一种宿命。”
  打破宿命意味着回到过去,回到童年,探索恐惧的深处到底埋藏着什么东西,面对最不堪回首的过去。
  直到彻底认清一个事实——我们不是我们的父母,他们走的路,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
  不能逃避,越逃避过去,越可能会变成父母的样子。
  原生家庭是重要的,但它并不决定一切。
  我们那么容易受伤,创伤永远难以避免,好在我们同时又具备强大的修复力,对爱的爱信仰可以医治一切。

标签:黄轩完美关系卫哲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名人汇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图片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首 页 - 关于本站 - 联系我们 - 网站地图 - 法律声明 - 用户协议 - TOP↑

copyright © 2013 - 2016 名人汇 All Rights Reserved